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恩施市公安局民警徐晓华创作出版长篇散文《那条叫清江的河》

时间:2018-10-12 19:06 点击:
徐晓华 记者胡俊杰 清江,古称夷水,因水色清明十丈,人见其清澄,故名。 清江是一条孕育生命的慈爱河流,她就像是温柔清丽的母亲,哺育着八百里清江画廊两岸的子民。无论是九夏芙蓉、沙鸥翔集,还是三春杨柳、锦鳞游泳,在上了年纪的老恩施人心中,清江就

恩施市公安局民警徐晓华创作出版长篇散文《那条叫清江的河》

徐晓华

记者胡俊杰

清江,古称夷水,因“水色清明十丈,人见其清澄”,故名。

清江是一条孕育生命的慈爱河流,她就像是温柔清丽的母亲,哺育着八百里清江画廊两岸的子民。无论是九夏芙蓉、沙鸥翔集,还是三春杨柳、锦鳞游泳,在上了年纪的老恩施人心中,清江就是挥之不去的最美乡愁。

一江流水,呈现无边风景,展现无限风情。日前,由恩施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徐晓华撰写的长篇散文《那条叫清江的河》付梓出版,作品中故乡各色人物的故事,无不烙印着作者刻骨的、深沉的情感,既有历史与现实的碰撞和交响,也有作者对故乡风情的凝视与回望。

该部作品共计15万余字,16个章节既单独成篇,又相互关联。2017年,作品被列入“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创作初衷,只为让原住民的乡愁有所寄托

清江是我州第一大河流,流域广阔,被誉为恩施人民的“母亲河”。其源出利川市齐岳山,流经宜都市陆城汇入长江。这条湖北境内长江第二大支流,以其有容乃大的胸怀哺育着多姿多彩的恩施土家族苗族文化。

徐晓华的家在清江岸边的恩施市红土乡石板场,那里峰峦雄奇,林木苍翠,江水碧绿,石滩险峻,景色美不胜收,令人目不暇接。千百年来,江边水车终日鸣,油榨坊不急不缓,放排汉闯滩逐浪,清江号子在这条河流里回响,山妹子洗衣浣纱,捣衣声声令人心怀激荡。

祖先刀耕火种,今辈朝渔暮樵。随着经济和人口的发展,一些漠视自然法则的索取和开发,令清江满目疮痍,面目全非,昔日温婉风姿不复存在。曾经生活是艰苦的,日子是清贫的,但清江带给人们的欢乐和馈赠却是充实而丰厚的,那些村民掬水解渴、渔翁悠闲垂钓、儿童撒欢嬉戏的情景已作为故事,定格在老人们的美好回忆中。

2006年10月19日,随着清江水布垭电站导流闸门缓缓落下,中国西部大开发重点项目水布垭工程正式下闸蓄水。

峡谷壅江,水位上涨,河还是那条河,水面却已不复旧时模样。

山路蜿蜒,从州城到徐晓华的家需要近3小时的车程。2012年的一天,徐晓华和同事从七里坪乘船回老家,轻舟踏浪,顺流而下,不足一个小时就到了与他老家邻近的新渡坝渡口。在这里,他遇到了艄公黄昌学,由于老屋相距不远且年纪相仿,二人从小就在一起玩耍。水布垭工程蓄水后,黄昌学家移民搬迁到了河对面,在河边修建起一栋漂亮的高楼,生活发生了巨变。

久未谋面,二人不知不觉就聊到了眼前的河流。在渡口撑船近30年的黄昌学满脸落寞,他告诉徐晓华,虽然现在河面变宽阔了,但这条河流已没了往日情趣。

世界周而复始,江水滚滚不息。那些消逝不在的生活场景,难道只能在记忆里出现了吗?徐晓华决定,要把自己与清江有关的原始记忆记录下来,让自己这一代清江岸边原住民的乡愁有所寄托。

慢工细活,被中国作协列入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高峡平湖后的清江两岸,日日新月月新,随着清江画廊旅游区的横空出世,这一片土地融合着古韵新风,交汇着历史与现实,孕育出思想和力量。

船行清江,便是一场穿越在山水画中的梦幻之旅。上得岸来,一船人边走边叹,边叹边想,徐晓华的创作思路清晰起来,从这一段河流的前世今生探寻源流记录历史,从五味芬芳感知物华之美感慨大地馈赠与人间丰饶。

伟大的文明总是与河流紧密相连,在徐晓华的眼里,清江文化却又区别于其他的河流文化,兼具了山地文化与河流文化的特征。“世界上很难再找到这样一条河流,全程全部穿行于崇山峻岭,既有河流文化的豪放、不羁、热情,也有山地文化的巍峨、雄伟、厚重。”在徐晓华与少年相关的记忆里,清江作为连接流域两岸人民的交通枢纽发挥了重要作用,对流域两岸人民的生活带来了根深蒂固的影响,也造就了恩施人民热情、奔放、豪迈、朴实的性格。

“蓄水以前,我们这里的清江就是一条河段,现在,叫清江倒名副其实了。”徐晓华告诉记者,以前,河段里滩涂林立,水位哪里高哪里低,哪里有螃蟹哪里有青鱼,他和小伙伴们了如指掌,如今只能在记忆里浮现。

“自小戏水逐浪,打鱼摸虾,这河是我儿时流动的乐园,也是村里人赖以生存的粮仓。后来西部大开发,清江河上筑坝蓄水发电,河水不复往日的狂野喧嚣,我家门前的河段成了浩瀚一湖,那些浪里滚滩上漂的记忆,沉淀于心又时时在心头翻滚腾挪,情难自已,一河浪涛便呼啸而来,涌出笔端。”徐晓华在开篇里这样写道。

石板场地处偏远,这里保留着恩施最经典的山野和最纯粹的村落,历史和文化以日常生活的姿态,生生不息地流传。这里生活着的每一个长者,都有一段与清江有关的传奇,这为徐晓华搜集素材提供了方便。

由于工作繁忙,徐晓华断断续续写了4年,数易其稿,写就4万多字后就将其搁置了。去年6月,中国作家协会民族文学杂志社到恩施成立《民族文学》创作基地,主编石一宁读到徐晓华的长篇散文《那条叫清江的河》后,决定将其列为“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扶植支持,局党组为其特批7个月假期专事创作

获知徐晓华作品被列入“2017年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的消息后,州及恩施市委宣传部非常重视,鼓励他一定要写出精品力作。州及恩施市公安局主管领导表示,为他创作提供良好的空间和条件。

恩施市公安局党组研究决定,从2017年7月一直到2018年春节,为他放7个月的创作假。

“感谢领导们对我的鼓励与扶植,感谢同事们对我的理解和包容,让我得以沉下心来专事创作。”在徐晓华看来,作品能顺利付梓,既体现了领导对警营文化的重视,也展现了同事们的高风亮节,与其说是他个人的劳动成果,不如说是恩施市公安局集体智慧的结晶。

今年春运期间,徐晓华主动请缨参加春运,同事们纷纷拒绝了与他的“合作”,大家都异口同声:“你快点把你的书完成吧,我们都想先睹为快呢!”

“没有多年的从警经历,这本书也无法这么快完成。”徐晓华说,警察生活让他接触到更多底层群众,丰富了素材的积累。徐晓华找到了曾在险滩激流的清江中搏击大半生的放排客老黄。几天的接触,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在他心底丰满起来。通过老黄的介绍,昔年放排的场景在他的笔下得以还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