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叶紫: 益阳“三周一叶”之一 鲁迅推崇的乡土小说家

时间:2018-10-12 22:03 点击:
叶紫(1910-1939),中国现代剧作家、小说家。原名余鹤林,又名余昭明、汤宠。湖南益阳人。代表作有《丰收》《火》。他与他的同乡周扬、周立波、周谷城,被列为益

叶紫: 益阳“三周一叶”之一 鲁迅推崇的乡土小说家


叶紫(1910-1939),中国现代剧作家、小说家。原名余鹤林,又名余昭明、汤宠。湖南益阳人。代表作有《丰收》《火》。

他与他的同乡周扬、周立波、周谷城,被列为益阳的“三周一叶”。

1910年10月14日,生于益阳县天成垸月塘湖余家垸子的一个农民家庭。1922年,刚满12岁的叶紫,考进长沙妙高峰中学。15岁考取湖南华中美术学校。

北伐军攻占武汉后,叶紫在其满叔余璜的引导下,离开湖南华中美术学校,考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学习。1926 年就读于武汉军事学校第三分校。

1927年6月大革命失败后,叶紫的父亲和满姐未能及时转移,两人不幸在县农会附近的余家宗祠同时被捕,惨遭杀害。

1930年初,叶紫流浪到上海,总结多年教训,决定停下来干一番事业。于是叶紫便埋头读起各类文学作品。通过学习,不仅丰富了他的文学知识,还接触到了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革命文学。抵沪不久,通过同乡志士的介绍,与共产党取得了联系。

1930年4月,叶紫经共产党员卜息园(叶紫在兰溪完小的启蒙老师)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接着,就随同卜息园一道回湖南开展革命活动。就在这次回湖南之行中,叶紫和卜息园到了岳阳。叶紫在此留下了佳作《岳阳楼》。随后,卜息园不幸在湘阴被捕,后被国民党杀害于长沙浏阳门外。叶紫在长沙收到卜息园化名王世昌从狱中寄出的信后,及时转移,回到上海。

1931年,叶紫奉党的派遣,到浙江温州玉环岛搞枪,准备组织红军,未果,却在上海被捕,关进了龙华警备司令部监狱。未婚妻汤咏兰听到叶紫被捕入狱的消息后,迅速从益阳赶到上海。经过许多周折,在叶紫一些友人的指点和帮助下,寻到了龙华监狱。当时,因反动派还不知道叶紫是共产党员,关了八个月后,被地下党营救出狱。

叶紫出狱不久,便与汤咏兰结婚,组成家庭,生了一女一子。1933年春,叶紫与陈企霞相继创办《无名文艺》旬刊和月刊。在同年6月出版的《无名文艺》月刊创刊号上,第一次以叶紫笔名发表短篇小说《丰收》,引起文坛注目。同时,由谭林通、胡楣(即女诗人关露)介绍,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

参加“左联”后,叶紫利用他当时住在法租界曹仁五路明星池15号的一个亭子间里,从事“左联”的一些秘密活动。青年作家萧军、萧红是这里的常客,周扬、张天翼、周立波等也常来这里密会。由于这个“地利”缘故,叶紫为“左联”做了不少组织工作。

在创作方面,叶紫以他自己的身世和经历为题材,写了一系列反映大革命时期的农民运动和三十年代的农民生活与斗争的小说和散文,发表在《文艺》、《文学新地》、《当代文学》、《现代》等报刊上。1934年,叶紫任《中华日报》副刊《动向》的助理编辑,开始与鲁迅相识交往。

鲁迅对叶紫编辑《动向》予以大力支持,不到一年时间,就在《动向》上发表杂文20余篇。1935年1月,叶紫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丰收》出版。鲁迅不仅亲自为《丰收》作序,而且还为了使该书图文并茂,特意请当时从事共青团地下工作的木刻青年黄新波制作了几幅木刻。因叶紫连买木板的钱也没有,鲁迅便拿出五块大洋交给叶紫,作为给《丰收》插图和设计封面的费用。

叶紫因多年在外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不幸染上了肺病。但他在病中还是劳作不息,写作出版了中篇小说《星》及短篇小说集《山村一夜》等。

抗日战争爆发后,叶紫因贫病交困离沪返湘。刚回到家乡,一无所有,只好暂时寄居在亲戚家里。虽不要房租金,但叶紫总感到一种寄人篱下的不自由的精神痛苦。半年后又迁居到兰溪镇古渡码头边的一个狭小的茅屋里。回到家乡,养病环境虽有改善,但因缺医少药,不仅病情没有好转,相反身体每况愈下。1939年10月5日,叶紫终因穷困潦倒,疾病缠身,不治而终,年仅29岁。

叶紫的创作有深厚的生活积累与充分的创作准备,因此正如鲁迅所称赞“写得出东西来,作品在摧残中也更加坚实”,而非“革命浪漫谛克”的肤浅与幼稚。叶紫的乡土小说《丰收》、《火》、《电网外》、《偷莲》、《鱼》、《山村一夜》、《湖上》、《星》等描写的农村苦难生活具有生活的原生态性。他用鲁迅的笔法来总结大革命失败是因为未能真正发动农民的惨痛教训,因而他的小说主题非常深刻,具有震撼力。他说:“因了自己全家浴血着1927年底大革命的缘故,在我的作品里,是无论如何都脱不了那个时候的影响和教训的。用那时候以及沿着那时候演进下来的一些题材,写了许多悲愤的、回忆式的小品,散文和一部分的短篇小说。”

同时,叶紫小说具有较高的乡土小说审美品位,有着乡土小说的浓郁的艺术气息与氛围。他不仅擅长摹写乡村农民生活的苦难与农民自发斗争的悲壮,而且也善于描摹洞庭湖乡的湖光水色。在《偷莲》中关于荷叶莲蓬的描写:“莲蓬,已快将老迈了,低着头,干枯着脸,无可奈何地僵立在湖面,叹息它底悲哀的命运,荷叶大半都成了破扇形,勉强地支持着三五根枯骨子,迎风摇摆着。九月底冰凉的露水洒遍了湖滨。在远方,在那辽阔的无涯的芦苇丛里,不时有大块的、小块的,玩童们散放着的野火冒上来。”

在《鱼》中关于月色的描写:“驼背的残缺的月亮,很吃力地穿过那阵阵的云围,星星频频地夹着细微的眼睛。在湖堤的外面,大湖里的被寒风掀起的浪涛,直向漫无涯际的芦苇丛中打去,发出一种冷冰冰的清脆的呼啸来。湖堤内面,小湖的水已经快要车干了,平静无波的浸在灰暗的月光中,没有丝毫可以令人高兴的痕迹。虽然偶然也有一两下仿佛象鱼儿出水的声音,但那却还远在靠近大湖边的芦苇丛的深处呢。”

这两段景物描写以像征性和拟人化手法,表现了人物的一种情绪,也显示了小说的地方色彩。

叶紫小说还具备乡土小说的乡风民俗描写的要素。《丰收》中村民打着旗锣鼓伞,抬着关老爷游行求雨的场面,描写得逼真又生动。《偷莲》中写村姑下湖偷摘莲蓬,唱着“偷莲偷到三月更啦,家家户户睡沉沉,有钱人不知道无钱人的苦,无钱人却晓得有钱人的心”的民歌,摇着小船而返。写得既有情致又感伤,极具洞庭湖地方色彩,充满生活趣味和艺术感染力。

叶紫的小说不仅有着深刻的社会政治内涵,而且接承了人道主义精神。中篇小说《星》,刻画了主人公梅春姐对人性的追求、爱情的渴望与土地革命中妇女的解放交织在一起,成为一个真正的新型农村女性典型形象。对人物的细腻的心理描写,贴切的内心独白,“星一般的眼睛的”象征手法,浓郁的地方色彩的描画,以及对时代氛围的真实刻画,使《星》这个中篇小说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具有重要意义,标志着叶紫作品与“革命加恋爱”小说的区别以及他艺术技巧的臻于成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